<object id="2pf2i"></object>
<code id="2pf2i"></code>
<th id="2pf2i"><option id="2pf2i"></option></th>

    1. <object id="2pf2i"></object>
    2. 劉漢如:被忽悠來的企業推手

      發布時間:2017-08-25 瀏覽次數:
            馬鞍山建機廠老廠長徐冬生當年花8000元“買”來一個大學生時,他可能并沒有想到,這個舉動開啟了老廠的新時代。

          “忽悠來的”廠長

          “幸好是趕上了團中央錄制節目,否則你很難見到劉總,更別談采訪了。劉總很少接受采訪”。在馬鞍山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華菱公司辦公樓3層,公司一位負責宣傳的辦公室人員很替如愿采訪的記者慶幸。
          即將度過不惑之年、中等身材的劉漢如,眼袋很大,穿著不甚講究,甚至在說話的時候卷起自己的褲角。“按現在的話說,我是被忽悠進來的”,劉漢如回憶他是如何來到星馬的:“我是被學校‘賣’進星馬的”。劉漢如邊說邊哈哈大笑。
          1988年,馬鞍山市建機廠(星馬和華菱的前身)廠長徐冬生的一個朋友把一位合肥工業大學的老師領到廠里,向他“推銷”大學生,每位學生收費8000元。徐冬生正需要人才,滿口答應,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一是學汽車專業的,二是農村出身的孩子。他認為農村出身的孩子不嬌氣,能吃苦。
          合肥工業大學當年對一部分大學生有償分配,就這樣把劉漢如“賣”給星馬。劉出身于滁州農村、一直擔任班長。學校的考慮是,既然人家花錢,就不能“賣”差生。但劉漢如心里不是滋味,因為其他同學都分到了一汽、二汽以及濟南重汽、廣東標致,而自己進的廠連江浙一帶的鄉鎮企業都比不上。顯然,班長的臉沒地兒擱。
          劉換了個思維方式:大型企業里人才濟濟,在小企業能被人看重,說不定能闖出一片新天地。
      這是劉漢如此后的升職記錄:不到半年,成為廠里最年輕的車間主任;6年后,劉漢如28歲,完成從一名普通技術人員到廠長的轉身。
          劉向記者回憶他履新后的****次改革:“上任之后,****件事就搞分配體制改革,動工資,取消獎金,把固定工資的30%和績效掛鉤,進行浮動。”
          “方案制定出來之后,首先在領導班子里統一了認識,又在職工大會上獲得了通過,看樣子是不會有什么問題了?墒,正式實行的時候,出問題了。趁我出差在外,那些只愛動嘴不愛動腦的老工人不服氣,30多人聚集在一起搞罷工,全廠生產陷入了停頓。”
          “我一聽消息就趕回來。當時我是氣壞了,就桌子一拍說,寧可停產3個月、4個月,也要把問題搞通,不想干的可以退休、退職,給想干的人讓路,不改革,公司就沒有出路。”
          劉漢如認為,生氣歸生氣,私下工作還得做。劉找老工人談心,幾天下來,那些“反對派”心也軟了,耗不住了,信服了。

        ****次推手:上市背后的資金故事

          劉漢如分配改革的一些細節,看起來和其他國企改革的****步并無不同。他走的另一著棋引人矚目:推動星馬上市。這著棋使馬鞍山市建機廠轉身為星馬股份,成為企業界的一顆閃亮之“星”。
          星馬汽車上市前,馬鞍山市建機廠的情況是,“當初在實施500臺技改時,憑借300萬固定資產獲得了 2000萬貸款,負債率高得可怕,經過幾年的償還,到90年代末仍然高達90%。這樣的負債率,別說上市,就連企業正常運轉都捉襟見肘。”
          頭等難題是如何降低負債率。劉漢如想得到市政府的支持,把所欠市財政貸款170萬債轉股,但分管市長的態度卻基本上沒有回旋余地。
          劉漢如心里挺受挫折,但是又不能放棄,于是發動全廠職工參股,從職工那里募集了200萬股金。
      200萬股金當然太少了。劉對市政府還沒死心,想得到政府的支持,決定嘗試另外一種途徑。
          其時,馬鞍山另外一家國有企業金星化工公司下屬炭黑廠和東風汽車下屬輪胎廠有業務關系,輪胎廠欠炭黑廠幾百萬元,拖得炭黑廠苦不堪言、瀕臨倒閉。而同時,星馬公司購買東風汽車的底盤,欠東風公司數百萬貨款。
          “用我們欠你的債,抵你們欠馬鞍山炭黑廠的債,怎么樣?”劉漢如問東風汽車。東風汽車很高興,欣然答應。劉漢如又來到金星化工公司,與金星協商:“東風輪胎廠欠你們的錢由我們來還,不過我們只能還一半,另外一半作為股金留在我們公司,讓你們成為我們的股東,怎么樣?”
          金星公司同意加盟,這讓星馬一下子減輕了200萬元的債務。于是劉漢如第二次登門拜訪市長,向市長表示:職工信任我們,金星化工也信任我們,都成了企業的股東,沒想到政府不信任我們。政府就不能支持支持我們的發展?
          市里于是召開了一次會議,專門研究星馬債轉股的問題,把170萬市政貸款轉到國有獨資企業三維集團的名下,以三維集團作為出資人轉為股本,答應給星馬公司資金。
         “但是資金還是不夠,怎么辦?還只有再找,我們找到了省經貿投資公司。當時的情況是,省經投是省政府每年撥一部分資金,由其運作,用于配合全省經濟發展和經濟結構調整,以投資的形式參與和支持符合全省經濟統一發展方向的項目或企業。”
          省經投出資金,更多的意義體現在政府的層面上。劉請了經投老總武大安過來參觀考察。”
          記者從安徽經貿投資集團負責人武大安(現任省擔保集團副總經理)那里了解到,當他前往剛剛劃地而建的馬鞍山經濟開發區考察時,正好一場大雨剛過,馬鞍山市建機廠“泊”在一片水汪汪的農田中。這里連三通一平都還談不上。武大安去的時候劉漢如恰巧不在,負責接待的其他管理人員有條不紊,財務帳目清清楚楚。武在這里看到了“他們的團隊好”。
          武大安很滿意,簽了投資意向書。然而經貿委的領導認為星馬公司規模小,負債率高,投資風險太大,很長時間都沒批。
          劉漢如去了好幾趟合肥,去找經貿委的領導,向各領導、各處室宣講星馬的發展現狀和前景,解釋負債率高的緣故。不過,效果還不是很明顯。
          恰好在這個時候,省長王金山要來馬鞍山視察工作。劉很想趁這個機會和省長談一談,于是就繞開市領導,直接去找省長,想請他去星馬看一看。劉回憶當時的狀況:“在進省長房間之前,我還猶豫一會,不過,我是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心一橫,就進去了,沒想到,與省長的談話進行得相當順利,王省長答應去星馬走一趟。”
          王金山省長在星馬考察了兩個多小時,對于星馬的發展表示了肯定,并批示省經貿委給予星馬支持,經投后來就以200萬參股。星馬汽車上市邁出了關鍵一步。

        第二次推手:“賭注”般的二次創業

          2006年3月27日,華菱重卡第5000臺下線,標志著華菱整車事業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相較于其他重卡汽車企業,對于5000這個數字,華菱把它縮短成了18個月。而國內其他同類企業,則在經過了幾年的發展之后,總量尚徘徊在1000臺左右。
          據了解,2002年,星馬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策,跨出專用汽車行列,打進整車制造業。決定推出一萬輛重型汽車底盤項目,讓星馬成為真正的汽車制造企業。這是劉漢如繼推手星馬上市后的第二個大動作:以股份制方式建立華菱重卡公司。
          “睡不好覺,一直都睡不好覺,直到我們一萬臺生產線真正建設起來,才睡安穩點,因為擔心的事情太多,焦慮的太多了。資金、人才、生產資格等等都是需要我們去解決的事情。”說完這話之后的劉漢如,長長舒了一口氣,“我們現在終于熬過去了。華菱的未來值得期待。”
          “不過,搞重卡,談何容易?問題太多,一開始,內部意見不統一,分為兩派,有人認為可以搞,有人堅決認為不能搞,沒資金、沒人才、沒資格,憑什么搞重卡?”劉回憶。
          據有關人士透露,其實早在劉漢如引進重卡項目之前,曾經詢問上級領導,是不是可以搞重卡,結果得到一個否定的回答,“****不要搞重卡,因為一汽、二汽、濟南重汽的力量很雄厚,國家的支持力度比較大”。不過,這對劉漢如的打擊不大,因為這樣的反對聲音太多了。
          在國家提倡自主品牌創新之前,劉漢如就開始注重自主創新。搞重卡項目的理由簡單而直白,“隨著我國高速公路的飛速發展,必將迎來大噸位重型載貨卡車的高速發展,重型汽車底盤需求量已經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況且,自己生產的專用車,底盤全部從國外購進,有了自己的底盤生產線,內部就可以消化一大半。”劉認為,目前全國的重卡市場應該是幾十萬輛,一汽5萬多輛,二汽7萬多輛,濟南重汽大概在4萬輛,所以重卡市場潛力很大。
          劉漢如做重卡還有更深的想法:“如果沒有樂凱膠卷,中國的老百姓就不會用上現在這么便宜的柯達進口膠卷。今天的重型車市場有了我們的產品,就可以逼迫進口車降價,進行本土化生產。這樣,既能帶動民族汽車工業的發展,又能使本土產品的技術含量上一個臺階。因此,盡管風險很大,我們還是不遺余力地去做。即便是成為商用車界的‘樂凱’,但我們的廠子在這里,設備在這里,它就不會被滅掉。不論是國內企業還是國外企業重組它,它必定還在發展。”
          有壓力的還是資金。“我們把全部資金搭上去了,把全部的家當搭上去了,有時還會拖欠工人的工資,還要到處借貸,風險和壓力是很大的。不過,冒的風險越大,未來的效益就會越大,這就好像賭博,賭注越大,賺錢越多。不過,這只是一個比喻啊,投資和賭博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樣,賭博靠運氣,而投資要靠策略。”
          像奇瑞的尹同耀一樣,劉漢如對高級人才的引進也是常用“忽悠”。當下華菱重卡的幾位副老總,有劉漢如的同學,他說是“騙”過來的;還有從二汽挖過來一個副總,分管技術,零部件設計改造,****負責車身、車架設計。記者問劉漢如是如何“忽悠”來的,他坦陳,華菱重卡可以充分為他們提供舞臺,就是自己經常說的“用事業留人”。
          “相比于資金、人才,華菱更缺乏的是生產資格,沒有生產資格,你有足夠的資金,足夠的人才都是白搭”,劉介紹,“制造汽車,必須要獲得國家批準,沒有準入證,再好的車也不準上路。其實,李書福的經驗告訴我,制造汽車需要勇氣,當年吉利汽車李書福就是在沒有拿到國家許可證的情況下,決心開發轎車,****輛汽車下線,直到3年后才拿到許可證。”
          “只有背水一戰了,這需要勇氣,2002年破土興建重卡生產線時,根本沒有許可證,被逼上了路,那時候也在兩手準備,一面向國務院發改委申報,另外一面想尋殼上市。不過,星馬幸運地遇上了湖南重汽,一家有準入證卻連年虧損的企業,其實已經停產多年。經過了一系列艱苦的談判,終于拿下來了,星馬投資5000萬,控股67%,華菱成功獲得了準入證,我一下子覺得輕松多了----終于大展拳腳了。”
          劉漢如并不認可外界傳說的星馬運氣好的說法,“其實哪有這么多‘巧’?這都是經過多次論證和掂量的,這個過程中我們悶頭克服的困難只有自己知道。正是因為星馬發揚了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的精神,才把這許多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現實。”劉漢如解釋。
          采訪之后記者要求拍照,他帶著記者一會兒樓上,一會兒樓下,一會兒重卡車間,一會公司大門外。劉漢如沒有絲毫的不耐煩,顯示了讓人意外的認真勁。劉的大學輔導員宋黎明的一句評價,“對于自己一手打造的企業,有著特別的熱愛。”可能恰可以解釋劉漢如強悍之外的耐心。(陳衛民)

      WWW.292F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