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2pf2i"></object>
<code id="2pf2i"></code>
<th id="2pf2i"><option id="2pf2i"></option></th>

    1. <object id="2pf2i"></object>
    2. 鄭孝和:為成功找方法

      發布時間:2017-09-05 瀏覽次數:
            “天會亮的”、“永遠不要嘲笑失敗的英雄”,是鄭孝和常說的兩句話。“每個企業家都很難,每個企業每天都是與困難同行的,我們只有不斷地為成功找方法。”鄭孝和笑稱自己是“久病成醫”。

        4月18日,皖南山區石臺縣縣城人頭攢動。“2006安徽·石臺茶葉文化節”隆重開幕。這天,在“天方‘霧里青’茶王拍賣會”上,由鄭孝和領軍的安徽天方茶葉集團開發的“霧里青”茶葉拍出了12.7萬每500克的高價。

        從外行到內行

          如今被稱為“中國茶癡”的鄭孝和十年前已經有100多萬了,是名副其實的“百萬富翁”,不過那個時候他不僅一點不懂茶,甚至都不喝茶。他做著一些跟茶葉搭不上邊的事。
          1995年,鄭孝和離開奮斗了十幾年的商貿零售業,花了幾十萬買下當時一個國有性質的醫藥大樓,準備吃每年5萬塊錢的房租過安穩日子;貞浧鹉且欢尾桓苫畹娜兆,鄭孝和臉上流露出不安的表情。“這種不勞而獲的日子對我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折磨,我覺得生活沒有任何意義和價值,我甚至覺得一個人不做事是一種犯罪”。鄭孝和閑不住了。
          鄭孝和辦的****個廠是蠟燭廠。有一天他在報紙上搜集信息,發現了一個蠟燭機廠做的廣告,說蠟燭是“軟黃金”,即便做壞了,用模具一倒又成了蠟燭。他根據報紙找到做廣告的廠家,花十幾萬投資了十幾臺蠟燭機。“那時侯我是天天盼停電啊”,鄭孝和有點自嘲地笑了笑。那時候市場對“軟黃金”的需求已經很小了,因為銷路的問題,蠟燭廠僅僅維持了半年就停產了。
          鄭孝和辦的第二個廠仍然跟茶葉八竿子打不著。在蠟燭廠停辦不久,不甘寂寞的鄭孝和又開始琢磨辦新廠,一則關于餅干的消息吸引了他,那條消息說餅干是大眾食品,需求很大,銷路不愁。于是根據這條消息,鄭孝和專門跑到上海一個做餅干的廠家,住了20幾天,親自看著廠家把一臺餅干機做出來,然后投資十幾萬買了一臺全自動餅干機。據鄭孝和介紹,這臺全自動餅干機一天可以做一小貨車餅干。他回家后把餅干機安置好,從外地請了一位懂技術的師傅,餅干廠就開業了。師傅在家做餅干,他自己在外面做推銷,每天拉一車餅干在附近市場銷售,又從外面市場拉一車面粉回來。然而,由于原料產品兩頭在外,他的餅干沒有任何競爭優勢。那時候,為了降低成本,鄭孝和做起了“粗糧餅”———就是把玉米棒碾成粉添加到餅干中。成本是降下來了,但是餅干比較粗糙,很難吃,許多人紛紛退貨。“那時候時機不成熟,所以銷路也不行,如果是現在,我的粗糧餅說不定會大受歡迎。”鄭孝和開起了玩笑。餅干廠的命運跟蠟燭廠差不多,以停產倒閉告終。
          鄭孝和真正踏入茶葉這個行當,是因為當時餅干廠的房東的一句話。餅干廠關門之后,有次鄭孝和跟他以前的房東一起在街上溜達,那個時任當地供銷社主任的房東看到滿街賣茶葉的茶農,順口說了句“咱們石臺產茶,我老家山東臨沂那邊不產茶,我們把石臺的茶葉販到山東賣,一定能賺大錢。”鄭孝和是個說干就干的人,受了這句話的啟發,他立刻又找了一個合作伙伴,拉了一車綠茶,跟隨供銷社主任一道去了山東臨沂,并在當地一個小商品市場租了一個門面安頓下來。然而,情況并不像供銷社主任想象的那么樂觀,到那后才發現那邊也有賣茶的。但是當地人都喝花茶,看到鄭孝和拉去的綠茶,當地人都笑話他是外行,說他的綠茶是稻草。“在山東的生意異常清淡,結果兩個合伙人都跑了,一個說想老婆,另一個說生活不習慣。”鄭孝和解釋說,一開始他們三個本來是商量好每人出兩萬塊錢本錢的,但是因為那兩個合作伙伴都比較有心機,都說錢不夠,結果所有的本錢都是他一個人墊的,所以兩個合作伙伴毫無顧忌溜之大吉。
          “從不懂茶到研究茶到懂茶,這個過程就是在九州茶莊(當時在山東的茶莊店名)實現的。我的合作伙伴可以跑,但是我卻跑不掉,我逼著自己把它學會了,我每天都向同行學習,然后尋找適銷對路的產品,什么茶好賣進什么茶,通過半年調整,茶莊終于走上了正軌,我自己也成了‘半個專家’。講什么茶都知道,茶的種類、好壞、價格、鑒別等都比較清楚。”鄭孝和就這么輕描淡寫地概括了他對茶從“外行”到“內行”這樣一個艱難的路徑。

          從公司到集團

          九州茶莊賣的都是從外面販的散茶,每天早上都要和店里的伙計把大麻袋裝的茶葉搬到門外,然后把茶葉裝到小桶里堆得尖尖的。有客戶來買茶,得用大磅秤稱。而在茶莊對面是一個福建人開的副食品店,代理的都是喜之郎、維維豆奶這樣的品牌,每天只需要一箱一箱搬出來,賣也是一包一包的賣,而且這個福建人很會促銷,時常做一些買五十包送一個小錄音機這樣的活動。反觀自己的茶莊,完全沒有品牌概念,每天都是刻板的賣茶,鄭孝和思想上受到強烈的沖擊,于是他下決心要辦一個茶葉公司,注冊一個自己的商標,做品牌。
          做蠟燭和餅干鄭孝和都虧了,但是茶莊卻已經走上了正規,眼看就可以賺錢了,但是他毅然把茶莊給了店里的伙計,伙計沒錢,他就帶著伙計打的一張白條回到了石臺。那時候鄭孝和的大部分積蓄都在茶莊的貨里面,他對伙計說:“你好好經營,掙錢了就還我錢,不掙錢就當我投資失誤”。
          有了前幾次創業的經驗,鄭孝和這一次的考慮嚴密多了,他想,這個公司起步一定要高,一定要想一個好的商標。然而,辦公司的****步他就遇上了難題。因為注冊一個有限公司,最少要兩個合伙人,注冊資本50萬。鄭孝和嘗試著說服仍在做商貿的弟弟和他一起開公司,弟弟堅決不涉足不熟悉的行業,但同意做一個掛名股東,并借錢給他。于是,天然茶葉公司成立了。之所以用“天然”二字,是因為“天然”是石臺茶葉的****特點(為了保證“天然”二字,一直到現在,天方的茶園里從不允許施農藥的,如果遇到蟲害,天方寧可賠償茶農的損失),而在臨沂的市場閱歷,也證明天然配方的保健茶將大有可為。
          天然茶葉公司成立以后,一方面,鄭孝和親自跑到當時最發達的溫州地區做包裝;另一方面,在他的委托下,他的弟弟來到合肥工商局準備注冊“天然”商標。鄭孝和的包裝都已經在做了,但是合肥傳來消息說工商局不給注冊“天然”這樣的大眾商標,情急之下,鄭靈機一動,把“天然配方”濃縮為“天方”。于是“天方”品牌就這樣誕生了。
          由于包裝精美時尚,且市場定位****,天然茶葉公司的****代產品“天方”牌八寶菊花茶一炮走紅。鄭孝和趁勢而起,繼續開發系列花卉茶,凡是能按照茶的泡飲方法飲用的,比如絞股藍茶、銀杏茶、苦丁茶、金銀花茶以及玫瑰花茶等等都開發。系列花茶的開發獲得了極大成功,天然公司初具規模。
          2000年7月,鄭孝和在池州市注冊了天方茶葉集團,注冊資金從1997年的50萬變為1026萬。盡管這樣,他仍然把1997年到2005年這么長一個跨度定為企業的創業階段。正是本著這樣一種正確的態度,集團成立以后,鄭孝和帶領天方迎來了幾個階段性的勝利。

        從富硒到抹茶

          2002年,石臺縣大山村發現大面積富硒區。鄭孝和迅速與當地政府和村民積極協調,并達成了保護與開發的協議,組織茶農成立了茶葉生產合作社,在牯牛降腹地大山村以及周邊生態環境保護較好的地區共建茶葉原料基地5000余畝,并創辦了天方有機茶廠。之后,富硒茶成為天方的代表產品之一。
          另一個對天方有里程碑意義的產品就是現在眾所周知的“霧里青”。事實上,讓鄭孝和動了開發“霧里青”念頭的,是一部小說。在《雪紅雪白》這部根據史料寫成的小說中,他看到關于霧里青的許多歷史故事,早就從史料中得知皖南曾有過“霧里青”這樣一種歷史名茶。鄭孝和看完這部小說之后就再也不能平靜,他開始翻閱大量的資料并走訪當地的老茶農,得知當時的“霧里青”被稱為“仙芝”、“嫩蕊”,其價值貴過珍寶,是進貢朝廷的特定貢茶,而且當時的“霧里青”就已經出口到瑞士等歐洲國家,后來由于戰亂,“霧里青”就此滅跡。鄭孝和下定決心一定要恢復生產歷史名茶“霧里青”。
          其實在他下決心要恢復“霧里青”之前,安徽農業大學詹羅九教授已經研究“霧里青”十幾年了。這位“穿解放鞋的教授”奔走于皖南村落之間,看多了茶農的疾苦,也一心想恢復“霧里青”的生產,以幫助農民解決賣茶難的問題,從而擺脫貧苦,因此也一直想找一家有實力的公司資助他開發“霧里青”?梢哉f天方與詹羅九教授的合作是一拍即合。通過詹羅九教授半年多的整理移植,被埋沒了200多年的“霧里青”終于“再見天日”。2003年4月份,伴隨著由天方投資制作的電視劇《雪紅雪白》的熱播,天方“霧里青”正式面市,一時間“霧里青”成為業界關注的焦點和愛好品茶的消費者追捧的對象。而目前存在的問題是,詹羅九教授找到的“霧里青”基因品種基本上都是在海拔1000米以上,要保持其獨特的香味,這種茶葉只能在海拔高的高山上種植,因而產量極其有限,每年不超過2000斤。其實,據天方市場部經理吳鵬透露,開發“霧里青”這樣的高端產品,公司是虧本的,但“霧里青”為天方創造的無形資產是難以估算的。
          鄭孝和并沒有在“霧里青”帶來的喜悅當中“沉迷”,他的思維永遠是跳躍性的。2005年底,鄭又開始圓他的新夢想———把皖南打造為中國的“抹茶之鄉”。
          其實即便是現在,也還是有大部分人對“抹茶”這一概念理解很模糊。鄭孝和很耐心地向記者講述“抹茶”的“前世今生”。最早是從中國傳到日本,在日本得到繼承和發揚,而在中國卻失傳了。鄭孝和是在到日本的一次考察中,深深“迷戀”上“抹茶”的。他那次考察的其實是日本的另外一種茶,接觸“抹茶”則是因為考察結束后到日本理智縣的一次旅游,他才知道那兒已經把茶藝表演作為一種旅游資源。據說全世界的人來到理智縣,不參觀“抹茶一條街”或者不買任何“抹茶”產品,都等于白來了。鄭孝和興致勃勃地參加表演,親手把茶葉磨碎,并親自品嘗。磨了一回茶之后,他不僅感覺非常好,同時還對用于表演的小石磨產生了極大興趣,結果被當地的日本老板狠宰了一回———花了20萬日元買下了小石磨,并親自把石磨扛回了石臺縣。
          目前,由于鄭孝和跟日本專家的積極接觸,天方已經引進了******的“抹茶”生產設備和技術,并建立起了“抹茶”基地,****代“抹茶”產品也早已投放市場。據介紹,因為在生長過程中經過遮陽覆蓋,得到的葉芽非常嫩,而這些嫩芽細致烘烤和研磨而成的“抹茶”保存了非常高的營養價值,而且可溶于礦泉水,很適合都市人越來越快的生活節奏,所以去年天方“抹茶”開始開發,今年銷量就在逐步提升,市場反映良好。
          目前,天方已經開始向將“抹茶”添加到面包、糖果等中制成茶面包、茶糖果的方向發展。在國內,只有沿海一帶有零星引進抹茶技術,而按照產業化來做的,天方還是****家。聊到“抹茶”的時候,鄭孝和興致顯得特別高,可能是他理想中的“抹茶之鄉”已輪廓漸顯的緣故吧。

        從勤奮拼到“修正”的勤奮拼

          “應該說‘勤奮’是我的本質。”鄭孝和在解釋他為什么不能忍受那段“吃房租”的日子時,說了這樣一句話。天然茶葉公司成立的時候,鄭孝和定的企業精神就三個字“勤、奮、拼”。他承認一開始的時候他并不懂企業,也不懂什么市場營銷,把企業一路帶過來的也正是他的勤勞、奮斗和拼搏的精神。
      當記者問他最困難的是什么時候時,他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講了一個故事。
          1997年,天然茶葉公司****代產品“八寶菊花茶”投放市場的時候,鄭孝和親自充當業務員。那天,他帶一個業務員到揚州跑業務。當時為了給自己施加壓力,他出去跑業務的時候都是拉一車貨帶在身邊,什么時候賣完了什么時候回家?墒窃趽P州的那一天,他和業務員分頭跑揚州的市場,從早到晚,大街小巷都跑遍了,結果晚上九點鐘兩人碰面的時候都是空手而歸,一包茶葉都沒推銷出去。而此時,兩人都一整天沒吃飯了。當時他提議先找個飯館吃飯,但業務員卻堅持:“揚州的市場不銷我們的貨,我們也不在這消費”。結果他們連夜往安徽趕,到離揚州最近的天長時,已經是深夜12點,一點多找到旅館時已經沒有飯吃了。爬上小旅館的樓梯時,他竟然不知不覺就在樓梯口趴著睡著了,業務員到房間以后又跑回來找他。晚上睡覺的時候,他還被業務員的夢話吵醒,業務員夢中還在推銷他們的“天方牌八寶菊花茶”。
          鄭孝和說,這一天他可能一輩子都很難忘記。如今,十年過去了,十年前的小公司已經成長為今天的大集團,而他也遠不是十年前那個不懂企業不懂管理的創業者,當年他所提倡的“勤、奮、拼”,如今在很多人看來,都已經是一些很土的詞了。但是鄭孝和告訴記者,對他來講,“勤、奮、拼”永遠都不會過時,他堅信,對于企業發展來講,“勤、奮、拼”是永遠需要的。但是,他仍然對他十年前定下的企業精神(也是對他自己的要求)做了一個很大的“修正”———在“勤、奮、拼”的基礎上加上了兩條:正確的方法和執著的追求。
          記者見到鄭孝和的時候,很奇怪他穿的竟是一雙粘滿了泥的運動鞋。后來才知道,為了建基地考察地形,他剛剛徒步走過了八個不通車的村落。
          鄭孝和有一個偶像,那就是韋爾奇。他告訴記者,韋爾奇的自傳和《贏》這兩本書他都很喜歡,韋爾奇的經營管理理念對他啟發很大。
          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鄭孝和就掀起過一個“百萬年薪引進MBA”的活動,引起了安徽媒體的轟動。“當時有人說我炒作,但是企業的‘企’字是一個‘人’和一個‘止’字組成的。沒有人企業就要停止,這一點我感受很深,一個企業一定要有一個團隊。”

          學習,實踐;實踐,學習。這就是鄭孝和保持正確方向的方法。

          “天會亮的”、“永遠不要嘲笑失敗的英雄”,是鄭孝和常說的兩句話。“每個企業家都很難,每個企業每天都是與困難同行的,我們只有不斷地為成功找方法。”鄭孝和笑稱自己是“久病成醫”。從蠟燭廠到餅干廠;從一個小茶行到茶葉集團,從一個懵懂的創業者到一個思維縝密的領軍者,鄭孝和一路走來,都是在“為成功找方法”。不知道,他下一個成功的節點將會是在哪里?

      WWW.292FF.COM